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


吴哥原文“Angkor”,高棉语为“城市”,“Angkor Wat”里的“Wat”和泰语相同,

都表示寺院之意,因此,人们所称的吴哥窟事实上是“城中之寺”,是吴哥王朝建立都城时的一座城市庙宇。

相较于吴哥窟的意象渲染,我更喜欢吴哥寺的实质诠释,且对比“Angkor Thom”的吴哥城,吴哥寺的独立格局更彰显出它的地位与艺术成就。
清晨四点多从酒店出发,当我们越过吴哥寺前宽达190公尺的护城河时,黎明的天光早已从吴哥寺的尖塔后头泄出。鱼贯穿过窄仄的城门口,一眼就可以望见坐落在视觉最末端的吴哥寺本殿,苏利耶跋摩二世(Suryavarman II)为自己兴建了这座陵寝。据说因为是陵墓的关系,所以在一众吴哥古寺里面,唯有吴哥寺没有按照印度教追崇的东向主门设计,吴哥寺的正门朝西,人们从这一点推测或许和死亡有关,至今众说纷纭,还没有考据出一个定论。

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日出与吴哥寺。

因为西向入口的关系,旭日是从我们看到的吴哥寺后方露出,曙光将原本苍白的,天空逐步染成动人的橘红色,五座尖塔的剪影也被衬托出来,在透亮的天幕下甚至看得到那栉比鳞次的高塔轮廓细节。

太阳宝座曙光乍现

苏利耶跋摩二世名字中的“苏利耶”(Surya)意思是“太阳”,和马来语的“Suria”同源,而“跋摩”(Varman)是“宝座”之意,作为自己临终长眠之地的吴哥寺,君王把门面朝西而建,是否冀望往后前来吊唁祭祀他的信徒,可以从他安息的身后看到冉冉升起的太阳,自己则像宝座一样承托起代表希望的曙光?

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一踏入寺院正面,前方就是赫赫有名的吴哥寺尖塔轮廓。

我走到引道两侧的莲花池边,看吴哥寺和日出一起倒映在水面,虚实对照,恍恍给人一种有无相生的禅想。王都的陨灭,被荒烟蔓草覆盖,尔后法国殖民的开凿发现,以为终可重见天日的一代文明,却再度历劫内乱血腥厮杀,历史一步步走来,经过多少成住坏空,生住异灭,幻化在你我眼前的,究竟是千年的庄严古韵,抑或是随时将被一阵风或一颗石子拨乱的残象?
身边站满不断对着那一洼池水拍照的游客,快门每卡嚓一声,便是一瞬成就永恒,时光在弹指之间灭度,高升的太阳将人们的轮廓埋进我记忆的陵寝。

回廊浮雕浮世绘卷
踏入主殿内部,外头的躁动霎时停息下来,仿佛深黝清冷的石墙石柱吸纳了所有声音。走过吴哥寺最外围的城墙后,里面还有三重回廊,每一重都比外面一圈更小,高度也逐渐向上攀升,用建筑格局体现出印度教的宇宙中心“须弥山”(Meru)。

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收藏在吴哥寺长达800公尺的四面大回廊上,是目前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浮雕。

吴哥寺闻名国际的原因,除了它让人叹为观止的建筑工艺——从中可窥探出吴哥王朝曾经的鼎盛国力与地位,亦验证了元代派遣使节周达观在《真腊风土记》里的详尽记载——另一个备受瞩目的因素,便是其前无古人的石雕技艺。
苏利耶跋摩二世在位时的国力达到了巅峰,除了大兴扩展权力军法,对宗教美学的追求更是提升到前所未见的高度,这一点在各大寺庙的石雕上可见一斑,而最教世人震撼的作品,收藏在吴哥寺长达800公尺的四面大回廊上,是目前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浮雕。
我们逆时钟沿着大回廊参观,绵延而去的浮雕宛如一卷浮世绘,诉说着印度最着名的两大梵文史诗作品《罗摩衍那》(Ramayana)和《摩诃婆罗达》(Mahabharata)的故事。众多的兵将士卒、战争乱世、神魔对峙、皇家出巡等画面,以极尽细腻的手法和技巧镌刻镂雕在磐石上,经过打磨、抛光和种种护养,保留至今日我们所看到的精雕细琢。

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游客参观。

陡峻高塔高不可攀
吴哥寺是君王的陵寝也是神明的寺院,是行使“君神合一”概念的吴哥王朝掌管国家的方法。吴哥寺最高的寺塔上祭祀着毗湿奴神,也是苏利耶跋摩二世死后化身的神祇。
要进入吴哥寺的中央主殿,必须爬上拔高30公尺、仰角达70度的石阶。记得听过曾去过吴哥的老爸说,吴哥寺的阶梯非常陡峭,要爬上去可得手脚并用,下来时更是吓得人人脸色发青,据说不少人上得去下不来,最后边哭边爬下来的都有。
如今我站在一列石阶前仰望,才终于理解那可怕的景象, 接近墙身挺直的高度,这样的设计是为让朝圣的信徒匍匐前进,以一种五体投地的姿态表达出最虔诚的心意,每踩上一阶,心中都有对神明的向往祈愿,心神专注,杂念净空,也就没有惊惧与犹豫。

【快意书游】我在吴哥寺 觅得静穆与华美古人用身体与建筑物的关系来学习敬拜天地。

但是每日到访的如织游人怀抱的大部分是新奇甚至玩乐的心理,也就无法做到专心致志地攀登,几年前一位法国游客不幸从石阶上摔下身亡,引发社会舆论,柬埔寨政府最终决定封锁原来的阶梯入口,加盖了一条(其实仍是相当陡直)的扶手阶梯取代。
准备下去时,我必须鼓足勇气才敢跨出台阶前的门槛,汗湿的手掌紧紧抓住铁栏杆,小心翼翼地一步一脚印。我无法想像要是没有这个新的阶梯,而是必须攀爬旧有的石阶,像当年老爸那样,我会不会也吓得哭爹喊娘。
在信仰的高度面前,我们变得如此谦卑,肉身如此脆弱,再华贵的周身物突然也不过是累赘,能够安稳地脚踏实地,才是心底最真切的盼望。

【快意书游】
文:颜书韵
图:WeiZheng Looi

上一篇:
下一篇: